顾里

APH英攻全职叶攻凹凸啊啊啊
其他基本通吃

英米英脑洞_续(喂

^非常ooc请慎点
^连作者都不想承认的私生子(#
^虽然他看起来不像脑洞但是他真的是脑洞(去你的




“我们分手吧。”男人只打了一通电话给他,语气不容置疑。

隔天他就获知了男人要结婚的消息。

他连和男人面对面好好谈谈的机会都没有。

“他是嫌弃我吗。”他趴在酒吧吧台上,醉醺醺的问身旁的弗朗西斯。

身旁的人一脸恨铁不成钢。

“谁不知道阿尔弗雷德换情人和换衣服一样迅速,你偏偏还要把自己给栽进去,诶别喝了你要为了那种人醉死么。”酒杯被抢走,他闷闷的趴在吧台上。

“当初就让你玩玩就好,认真了现在痛苦的是谁?”把钱放在吧台上,弗朗西斯把无精打采连酒疯都不发的家伙给拖出酒吧。

“我怎么可能不认真啊,他是我的初恋啊。”他喃喃自语,声音小得自己都快听不见。

“这么冷的晚上你怎么不回家啊。”
“穿得这么薄不冷吗?”
“呐拿去穿我要回家了明天再来找你玩。”

亚瑟柯克兰怎样都不会忘记那个在冬天月夜里把身上的冷衣伸给他的那个人。

现在他要结婚了。应该会很幸福的吧。反正会幸福就好。

从那天起,他开始逼着自己不去探听阿尔的近况,不让任何认识他和阿尔的人找到他。做好自己该做的事。重新在新的地方开始新的生活。

他用了三年让自己恢复。

直到有一天,弗朗西斯联络上他。

“阿尔弗雷德死了。”

什么……?

“在你失踪后的一个星期就死了。为了找到你被车撞死了。”

阿尔……死了?

怎么可能?他……应该幸福的啊。

“婚礼只是个玩笑,他没想过你会放弃向他求证。”

……到底是什么地方错了呢。

或许一切都是命。

隔天,亚瑟被发现上吊于阿尔名下的房子,那所见证着他们曾经很幸福的房子里。

我来陪你了,阿尔。

这次我们不要分开了好吗。



对不起最后画风好像有点不对(
我真的不知道怎么改了改来改去还是没感觉。
其实这篇可以算是亚瑟视角?本来一开始是先打这个的,结果觉得好奇怪就不打了(#
下半部就是修改刚打的不要怀疑~\(≧▽≦)/~
各种ooc真的ooc非常抱歉(跪

评论(2)
热度(5)
©顾里 | Powered by LOFTER